网站不支持safari浏览器,ie8及以下,推荐下载谷歌浏览器 关闭
首页 >资讯 >新媒资讯
把新媒体阅读视为洪水猛兽,是我们的错觉
2019年04月19日 启点丨新煤矿

       近期《北京文学》专门开辟一个叫《新媒体时代,我们该怎样阅读》的话题专栏,《北京文学》表示:在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新媒体阅读也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各种移动阅读APP和自媒体号如雨后春笋般崛起。为了收割人气和流量,各个平台及自媒体个人都争先恐后地大量生产文章和书籍,着实让我们这些爱阅读的人眼花缭乱,有时候似乎不知该如何选择,让我们有了一种被淹没和收割的感觉。

       话题还引用了那位旅居上海的印度工程师对国人阅读的忧虑:为什么中国人都在打电话或玩手机,而没有人看书?当然,我知道中国人并不是不读——很多年轻人几乎是每10分钟就刷一次微博或微信,从中获取有用的信息。但微博和微信的太过流行也让我担心,它们会不会塑造出只能阅读片段信息、只会使用网络语言的下一代?

      《北京文学》特意开辟这个话题专栏,旨在让大家畅谈面对新媒体阅读时代,我们该怎样应对阅读?《北京文学》表示:这位外国人提出的忧虑振聋发聩,也发人深省。的确,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新媒体的迅猛发展,极大地改变着中国人的生活和阅读方式。然而对真正的读者来说,这到底是利还是弊?

       作者们纷纷抒发了自己的看法,不乏有对新媒体时代碎片化阅读的忧虑。的确,因为阅读软件大多充斥着质量堪忧、只求故事情节爽到读者内心冲动却不讲语法文笔的网络小说,而自媒体号则大多不是灌鸡汤就是贩卖焦虑。因此提到新媒体阅读,通常会被部分人士视为洪水猛兽,长此以往,不只是我们自己焦虑于国人的阅读质量,连国外的某些人士也为我们的阅读感到忧心忡忡:如果就此疏远了灵魂,未来的中国可能会为此付出代价!

                                         

       不过窃以为,把新媒体视为洪水猛兽,实是我们自己的一种错觉。是我们错将本来就喜欢浅阅读的人群归类到了深阅读人群,苛求每个阅读的人都要深阅读;同时我们也错将收割我们时间的娱乐社交工具的罪名,都安放在了新媒体阅读的头上。

       其实我们都无法否认,新媒体阅读的确较之于纸质阅读更便捷,纸书太过厚重,携带十分不便,且不经济实惠还不环保。想起我刚出来外面打拼的前三四年,那时候在内心深处下意识地为了弥补读书时代的书荒,因此不管漂泊到哪里,跟着自己的都是一皮箱的书籍,衣服倒没有几件。

       然而随着换了几个城市和频繁被迫搬家,纸书自然变成了一种重负,因此便开始有意远离纸书:看到好书不再买,因为买了也没时间读;开始把一些书籍处理掉,给本就窄小的租房腾出空间。因为下载了移动阅读软件后,想读什么书只需在搜索框一搜就可以搜到了,又何必还要买沉重的纸书增添负担呢?

       新媒体阅读虽然少了飘香的书墨味,但阅读起来却是非常之方便,一款移动阅读APP几乎就可以网尽了我们所需要的书籍(包括经典)。能够随时随地地阅读,在上下班的地铁上,在餐厅还是厕所里,或是在出门歇步时的一两分钟里,都没问题,移动阅读都能够满足你的阅读需求。可以说碎片化阅读更适宜现代人的阅读方式,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坐下来读书,所以碎片化阅读反而能满足我们的阅读需求和渴望。

                                           

       因为现代人忙碌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我们不可能为了阅读占用工作时间,也不可能因为我们一帮爱阅读的人埋头于阅读之中,一个城市或是整个社会的生活节奏就会变慢下来。能让生活节奏变慢的,只能是你个人为自己创造出的生活方式,比如有些人对物质生活要求不高,不用为高薪工作和事业奔波,小富即安。

       再且,今天影响我们的阅读质量的,真的是因为新媒体阅读的出现吗?真的是因为自媒体号的泛滥吗?非也!今天高频占用我们时间的,其实并非是新媒体阅读,而是微博、微信、短视频、直播等各种社交软件,也就是说,即使新媒体阅读器上网络小说和各种鸡汤段子泛滥,但不爱看的人还是不爱看,他们会选择更适合他们的娱乐方式。

       同样,对于信奉深度阅读和深度写作的人来说,他也不会去进行浅阅读和浅写作,更不会花大把时间去刷微博和短视频。每一个领域,都自有它的受众群体,也自会形成重度受众群体和轻度受众群体,我们没法要求所有人都要深爱一样东西。

       事实上,随着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打拼的艰难和心灵的重负,深度阅读对很多人来说已经变成了一件望而却步的事情。但我们不能把这个罪名安在新媒体阅读头上,新媒体阅读它只是一种阅读方式,要不要阅读、是深阅读还是浅阅读,这取决于我们自己对内容的选择。

                                        

       是推送深阅读还是浅阅读及轻阅读方向的书籍和文章,这是阅读平台的问题,为了净化和启迪阅读者的思想和心灵,管控好文章和书籍质量,这当然是阅读平台的责任和义务。但即使是经典丛生的古代和近代,市场上也同样泛滥着被诟病的黄色书刊和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的通俗书籍。所以对于作为读者的我们而言,你只要选择好你要读的书籍和文章就够了。

       我们躲在书房里翻看黄色书刊和用手机看黄色小说,有区别吗?你躲在书房里翻看鸡汤及段子文和用手机看鸡汤及段子文有区别吗?其实没什么区别。有区别的是看你读的是好书还是不好的书,有区别的是看你读有深度的文章还是没深度的文章。

       就我个人来说,尽管这两年我都习惯了新媒体阅读方式,但并不阻碍我在那上面阅读了余华的《活着》、斯宾塞约翰逊的《谁动了我的奶酪》、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陈忠实的《白鹿原》、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马克李维的《偷影子的人》、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等这些中外经典书籍。而我从移动阅读APP阅读的这些经典书籍,其收获和我在纸质上阅读的收获并无二致。

        而自媒体平台文章,也不乏有像《人民日报》夜读版块、十点读书这些优质的公众号,它们的内容就像传统纸媒的那些精美报纸副刊和杂志上的文章,且在网络传播便捷和快速等特点的助攻之下,这些内容能更快地传递给更广的读者受众。

                                           

       一样事物的消亡和新生,必然有其道理。实际上纸书也不过是古代人竹编书籍的衍化,我没有研究过当纸书开始冲击竹编书籍的时候,古人会不会像今天的我们一样,对新的阅读方式产生焦虑甚至想要抵制,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衍化的纸书最终得到了认可,并流传了好几个世纪,直到今天被新媒体阅读冲击。

       所以说新媒体阅读并非洪水猛兽,它也只不过是纸质阅读的衍化,是时代阅读的一种选择方式。窃以为我们与其忧虑于新媒体阅读会对我们的阅读造成什么样的冲击,还不如想着怎么吸引和培养更多的人爱上阅读,爱上深度阅读。

       那些轻浅的阅读方式和社交工具为什么会后来居上,让人们深陷其中,无法自拔,难道这不是深度阅读领域应该反思的问题吗?我们自己想想专写深度作品的作家们,是否写出来的东西磕到了读者,又是否是当下的读者和社会所需要的?

       一些作家写的作品是跟时代脱轨的,明明生活在21世纪,却不写当下,偏偏要去写20世纪甚至是19世纪的东西;还有的作家作者,明明很容易讲清楚的一个故事,行文偏要晦涩难懂,故弄玄虚,故作高深,让读者读得云里雾里,最后只好敬而远之,还怪读者不识货,这便是好么?来源(鲁哥说娱乐)


网站不支持safari浏览器,ie8及以下,推荐下载谷歌浏览器 关闭